香港观察:林郑月娥比梁振英还叫人失望

+

A

-
2019-05-15 01:59:08

最近的香港,泛民、建制两派政治力量接连就修订香港法律《逃犯条例》,上演了“火星撞地球”般的激烈政治斗争。目前看来,有关争议短时期内仍旧难以顺利化解。

因为修订法律《逃犯条例》,香港立法会内近期骚乱不断,不同派系的议员之间不时爆发冲突(图源:AP)

在今次争议中,泛民、建制当然有责任,毕竟他们日益鲁莽的议政方式,给香港社会平添了太多政治戾气,但最该受到批评的,其实应当是香港政府。

香港现任特首林郑月娥在处理修订《逃犯条例》时,手法显然过于粗糙了,还因此引发了社会反弹。自这位女性行政长官上任以来,她并未能一如竞选纲领承诺的那般,能够正视香港社会的深层次矛盾,对很多社会议题未能做好准备,这间接导致了旨在完善“一国两制”下跨境司法公义的《逃犯条例》,是次不幸地成为了这些深层次矛盾的代罪羔羊。

林郑月娥上任以来,香港社会的气氛,可谓大体上是平和的,这主要是源于港人在经历了2014年的雨伞运动之后,对城市内的政治斗争普遍感到了厌倦。现在回想,林郑月娥执政初期予人的形象的确不错,包括一改前任特首梁振英对待政治反对派的强硬作风,总是会报以“大和解”的友善姿态,顿时让人觉得,香港的朝野关系未来可能有望改善。

但可惜的是,今次修订《逃犯条例》,林郑月娥还是因为推进的手法不当,而使自己卷入了风暴中心。香港政府利用司法公义作为理据,以为真理在手,便在修订法律的工作中十分强势,拒绝给予探讨空间让香港社会和普罗大众来凝聚共识,对外界的质疑与担忧无动于衷。

修订《逃犯条例》的过程中,泛民在香港立法会表现得尤为激动,甚至不惜像很多台湾议员那般,在议会内大打出手。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这一政治群体对此深感无奈,另一方面也是源于早前13万港人走上街头示威游行,这种民意趋势为他们打了一支政治强心针。

倘若香港政府自最初,便能够以温和手法修订《逃犯条例》,今天的情况也许就未必像现实中那么糟糕。说今天香港社会的政治僵局,责任首先在香港政府,并不为过。

推动《逃犯条例》修订,是一场十分需要方式、方法与技巧的硬仗,因为其一定会被香港一些对内地怀有偏见的政治、媒体、舆论群体拿来炒作。但问题在于,在应对这种可以事先预计的民粹式炒作上,香港政府显然是准备得不够充足的。

香港政府对于修订《逃犯条例》拿不出更具智慧的章法,导致目前工作推进骑虎难下,围绕此一议题的争议,未来很大程度还会持续。但只要林郑月娥接下来能够选择从善如流,扭转香港政府当前的工作风格,那么修订《逃犯条例》既可以更平和地踏出第一步,香港政府未来又可以有效纾减社会的质疑,林郑月娥何乐而不为呢?

事实上,根据香港权威民调机构“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最新调查显示,林郑月娥的最新执政评分为44.3,较梁振英在同期的数据48.2还低,这一分数,显然是需要其本人与香港政府重视的。对林郑月娥来说,此刻选择一定程度上的“让步”,或许会很难堪,可是,香港政府若不放弃当前粗糙的工作方式,那么其与广大港人的距离只会愈来愈远,对城市里的社会各方来说,这个代价都是难以承受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