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全球主张的对撞 “互异”文明会否上演世纪冲突

+

A

-
2019-06-11 01:27:36

2019年20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日本于当地时间6月9日闭幕之后,G20领导人峰会也将很快于该月下旬召开,备受关注的“习特会”也有望再次上演。值得注意的是,在中美博弈的背景下,早前一度在美国兴起的“文明冲突论”,以及中国正在公开推广的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核心的一系列有关“文明”的主张,是否会在这个即将到来的国际性场合发生某种形式的碰撞。

“认为自己的人种和文明高人一等,执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认识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灾难性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5月份“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开幕式上发表演讲时所说的这一段话,与美国政坛出现的“文明冲突”论调,明显不在同一个频道。

在这不久前,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基伦·斯金纳(Kiron Skinner)在谈及中美关系时宣称,“这是与一个很不同的文明和不同的意识形态之间的斗争,而且美国以前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甚至以冷战为例称“同样引人关注的是,这是我们第一次有了一个非白种人的大国竞争对手”。

“文明冲突论”出自于20世纪90年代美国保守派政治学者萨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至今争论不休。自其诞生之日起,虽然对其批判一直不断,但仍然越来越成为一种地缘政治诠释的“显学”。如果说,此前外界对其认知仍然停留在理论层面的话,那么如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地缘政治关系决策者和行动家,将其作为地缘博弈的行动指南。因此,不管“文明冲突论”是否真的存在,如今总有些人在以行动“证明”其存在。

特别是随着中国经济体量持续膨胀、综合国力大为提高,引起美国越来越多的注意,“亚太再平衡”与中美贸易战相继而至,如今带有种族主义意味的“非政治正确版”“文明冲突论”也被摆在了桌面上,更加震惊四座。

对于世界唯一超级大国试图在自己身上验证“文明冲突论”之存在的中国而言,如何一方面在从理论上否认“文明冲突论”的存在,另一方面又要在决策和行动上默认“文明冲突论”被有心人利用的现实,外界在拭目以待,看看中国如何从这逻辑纠绕中跳脱出来。

理论逻辑:“文明冲突论”只是一种诠释

这厢是中国的“文明对话”,那厢却是美国的“文明冲突”。斯金纳在发言的时候所说“中国是独特的挑战,因为当前中国的制度不是西方哲学和历史的产物”。或许可以作为解开这场执拗的一把钥匙。因为此言至少间接解释了一个本源性问题:美国为何视中国为眼中钉、肉中刺?

中国正在推广自己关于“文明”的一系列构想,图为习近平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上(图源:Reuters)

答案已经不言自明:因为中国制度不是西方哲学和历史的产物。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中国古代未曾睁眼看世界前的狭隘认知,在今天的美国身上却有了“新市场”和新演绎。

那么问题来了:“西方哲学和历史的产物”究竟是什么?或许就是西方在其发展成就中提炼出来的,自觉或不自觉的以世界文明领袖自居的“西方文明中心论”。在整个近现代,自西方文明作为挑战者打破了全球原有人类社会相互隔绝、独立发展的自然状态,建立以其为中心的殖民统治秩序以来,长期维持着西方文明一家独大、独领风骚的局面。

在全世界范围内,在不少人的心理和文化层面,尤其是在西方的价值观里,已经确立了“西方是正确的”意识形态体系。西方媒体牢牢把持着国际舆论话语权,就说明了这一点。所以,非西方世界就被贴上落后、野蛮、专制或权威的标签,需要被改造,甚至认为应该完全抛弃、消失。

此外,不是西方哲学和历史产物的中国制度,究竟有何特别之处?

习近平在亚洲文明大会的演讲中总结称,“亲仁善邻、协和万邦是中华文明一贯的处世之道。”中国作为并不完全遵照西方的路径和模式成长起来的新兴国家,在对自身模式进行阶段性总结和文明定义的同时,尝试着打破“西方中心论”的固有认知。也如习近平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总部所说的,“文明交流互鉴不应该以独尊某一种文明或者贬损某一种文明为前提”,“在文明问题上,生搬硬套、削足适履不仅是不可能的,而且是十分有害的”。

其实,正在崛起或复兴的非西方国家的并不是只有中国,中国只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但也不能忽略更多发展中国家也在迅速崛起的事实。这就出现了需要重新认识西方文明,或者说打破以“中—西”二元模式为中轴的思维范式。

用习近平的话来说便是,“今日之中国,不仅是中国之中国,而且是亚洲之中国、世界之中国。”中国正在经历从“中—西”走向“中国—外部世界”的思维转变,其实西方也应该逐渐建立起类似的观察方式,毕竟西方文明也只是人类有史以来各种文明的其中一个。

行动逻辑:“亚洲命运共同体”不是“门罗主义”

在此次面向亚洲的文明对话大会上,习近平陈述了“4点主张”: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与时俱进、创新发展。这4点主张,不仅与“文明”有关,而且与他早前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有关,特别是近年被聚焦的“亚洲命运共同体”。尽管“命运共同体”仍然只是一种口号和愿景,从逻辑层面来看,“命运共同体”确实是辩驳“文明冲突”最具说服力的理由。

早在2016年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上,习近平即提出了“亚洲命运共同体”的主张。如果时间再向前推,在2014年中国上海举办的亚信峰会上,习近平则提出了“亚洲新安全观”,还宣称“亚洲的事情,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办。亚洲的问题,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来处理。亚洲的安全,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来维护”。

中共十八大之初的2013年10月下旬,中共史无前例地召开了“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凸显“周边外交”在中国外交里的重要地位。而今,面向亚洲的外交则似乎成为中国外交布局的新重心。

在2015年5月,当时就已经担任中国外交部长的王毅被问到外界对亚投行(AIIB)等举措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并不讳言中国以及亚洲人在亚洲“当家做主”。他回答称,“亚洲当然首先是亚洲人的亚洲”。同时他又补充称,亚洲也是一个“开放和包容”的亚洲。

在此,王毅避开了一个“陷阱”。这个“陷阱”就是美国曾经公开奉行的外交方针——门罗主义。

“门罗主义”是指美国在19世纪上半叶提出的欧洲列强不应再殖民美洲,涉足美国与其他美洲国家之间的事务,美国亦对欧洲各国及其殖民地之间战事保持中立,但相关战事若发生于美洲,美国就将视为敌意行为。

“门罗主义”成为美国外交政策方针之后,也曾出现过“美洲人的美洲”一说,但始终有观点批评其为美国对整个美洲的霸权政策,乃至为美国军事介入拉美打开了方便之门。

对于这场40多国和多个国际文化类组织参加的亚洲文明大会,外界有声音认为,中国其实是在搞一个中国版的“门罗主义”。潜台词就是,中国聚拢这么多亚洲国家,高喊“亚洲文明”,目的无非是与西方文明对抗,也就是默认了“文明冲突论”的现实存在,并且像美国那样,正在将其变成一种对世界格局进行改造的工具。

对于此的回答是,中国不想当“把头埋到沙子里的鸵鸟”,被满脑袋的理想主义和乐观主义冲昏头脑,而是必须以行动回击行动。因而,对“文明冲突”进行理论上的否认,并不妨碍中国在行动层面采取另一种逻辑。

就中国方面新近展开的“亚洲观”,特别是所称的“亚洲命运共同体”理念来看,显然不同于美国“门罗主义”。习近平在众多国际场合不厌其烦地强调“平等”、“尊重”、“开放”、“包容”,恰恰是表明中国站在了划地而治、“我的地盘我做主”式的“门罗主义”的对立面。

“文明冲突”or“文明对话”

习近平在前述一系列说法明白无误地批评了“文明冲突论”,其实也提供了一种方法,一种避免导向“文明冲突”的方法。那就是“秉持包容精神”、保持“文明多样性”、“文明交流互鉴”、“要有欣赏所有文明之美的眼睛”,等等。

因而,亚洲文明对话,实则是中国继“一带一路”之后,提供出来的又一个公共产品。两者都是去政治的,去意识形态的。立足于软性的文化和文明交流的亚洲文明对话则更是如此。两者之间内在逻辑的一致性说明,这是习近平上台后至今一以贯之的思路。

但习惯了马歇尔计划和门罗主义的美国,或许并不认为“一带一路”和亚洲文明对话真的可以去意识形态化。所以美国将文明冲突甚至上升到种族冲突也就不奇怪了。这是东西方截然不同的思维模式必然导致的结果,某种程度来看,带有必然性。

在这次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上,尽管到场的代表几乎涵盖了亚洲所有国家和地区,分量较高的国家领导人却是屈指可数。出席的别国领导人有柬埔寨国王、希腊总统、新加坡总统、斯里兰卡总统、亚美尼亚总理等。另外,这次大会的召开也是几经推迟,曾经对外放话2016年和2017年就会举办。

可见,中国对外推行自己的新主张,获得其他国家的认可与支持,绝非一件易事。中国自身的国力仍然有限,以西方为中心的国际秩序尚且容不下中国的雄心壮志,而中国之外其他国家和民众的心理认可也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

以西方为中心的国际秩序是不完美的,中国崛起带来的结果是不确定的。国际社会将不得不在迟疑、选择和磨合中长期动荡前行。作为其中关键变量的中美两国,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国际关系的走势,对于未来新秩序的构建,也将提供各种丰富的想象空间。

当然也有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中国的崛起与美国的相对衰落,是不是一种因果关系?从中美贸易谈判期间双方论战来看,两国对于这一问题分歧极大。在世界多极化的时代背景下,如何审视中西文明之间的矛盾与联系,有着至关重要的必要性。

事实上,一直有许多政治学者认为,中国与西方是差异巨大的两种文明,却也是能够相互补充、调和的两种文明。前提是可以有效管控文明之间的冲突。

当然,人类社会发展至今,并不是仅有中西两种文明。中国与西方之间的“文明冲突”或“文明对话”,离不开其他国家和地区文明的参与和塑造。无论如何,历史不会终结。更值得期待的是,不论是通过“冲突”还是“对话”的阶段,包括中西文明在内的全球文化都将进一步交流融合,到时候又会呈现怎样的状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