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前副外长解码习近平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

A

-
2019-04-18 02:34:18

中国即将要召开“一带一路”第二次峰会,习近平在2013年推出“一带一路”倡议,希望把中国发展与治理的经验与其他国家分享。不过,这一倡议在国际范围的推动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阻力与质疑。

针对外界的质疑,2019年4月17日,中国外交部前副部长何亚非,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举办的“共建‘一带一路’全球合作共赢”主题研讨会上发表演讲指出,“一带一路”并不是中国要推广一个新的模式,而是希望面对全球化,全球治理当中存在的种种问题,特别是一些西方国家面临的民粹主义、反全球化这些很大的难题,找不到解决办法,中国从自己的文化,从自己改革开放的实践中间得出了一些经验,希望跟其他分享,提出一些新的想法。

何亚非认为,中国现在所处的国际环境就是习近平所讲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图源:人大重阳)

为什么中国把“一带一路”叫做倡议?何亚非认为,实际上这是中国人的谦虚美德,希望通过这么一个倡议,把世界各国,特别是中国周边的发展中国家能够连接起来。

为什么中国会在这个时候提出“一带一路”,它的重要意义在什么地方?何亚非指出,中国现在所处的国际环境,用习近平的话来讲就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对于中国来说,对于整个世界确实碰到了前所未有的新形势。它的特点是整个世界的变化,首先是世界力量格局的变化,中国和广大发展中国家总体在发展,它改变了世界政治经济的格局。随之需要变化的就是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的规章制度体系,它也是变化的。另外一个大的变化就是全球化几十年来发展到现在碰到了很大的阻力,这个阻力并不是说全球化本身有问题,而是很多国家没有动员政府的力量,社会的力量来解决市场效益和社会公正这对矛盾,也就是资本和劳动的矛盾。所以才会出现很多阶层,特别是从事中低端的制造业,不管在哪个国家受到了全球化的挤压,受到了冲击,不安全感加深。现在美国的情况,英国脱欧,欧洲其他国家极右的势力上台,都说明了这个问题。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等等,讲的是这个问题。

现在面临国际秩序的转换,何亚非认为有些规则要重新制定,有些要废止,有些要重新有新的规则来适应变化的局势。而且这个局势还在不断的变化之中,规则也在不断的变化之中。其中又含有中美两个大国,作为发达的大国,发展中的大国这种矛盾怎么解决?两者的关系怎么处理?这些问题纠结在一起,现在的这个变局的深度和广度在过去100年来是没有见过的,远远要比一战以前的情况要复杂。很多学者简单的类比说现在的情况很像一战以前,这种类比是不可靠的。现在的情况更加复杂,不能简单的相比于某一个历史时期,这就是习近平讲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何亚非指出,中国在这方面,习近平在这方面做了很多思考,提出了一些根植于中华文化,又经过中国国内治理,中国改革开放实践考验的一些想法,希望跟其他国家和人民一起来共同解决一些全球性的挑战和问题,这里面“一带一路”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产物。中国结合了经济发展,首先要有基础设施的发展,要有工业化的基础,要扩大贸易,打破贸易壁垒,要让全体人民都富裕起来。推而广之,在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发展不算发展,整个地区的发展才算发展。

“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靠他们自身完全工业化,完成经济的发展很吃力,纳入中等发达国家的行列非常困难,所以必须要有新的思想。走共同富裕,共同发展的道路,相互连通,包括各个方面的连通。而且“一带一路”重要的还不在于基础设施的连通,第一个就是发展战略的对接,发展战略的连通,就是要把各自的发展战略其中的共同点找到,朝着一个方向努力,最后的目标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

从“一带一路”开始,中国提出了很多进步的思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就是一个,全球合作伙伴关系也是一个,有很多新的思想在里面。“一带一路”所代表和体现的我们对全球治理,创新性的思想性贡献有非常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嘉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