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解密:中共互联网审查机制如何运作

+

A

-
维基解密和阿桑奇曾经披露了很多政府的“暗黑操作”(图源:Reuters)

曾经披露多国政府组织和敏感个人档案而掀起天下大乱的维基解密创建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Paul Assange),日前失去厄瓜多尔的外交庇护,在伦敦被捕。这让沉寂多时的国家互联网审查问题再度引起人们的争议。

维基机密目前由一名冰岛调查记者Kristinn Hrafnsson担任主编,他之前担任维基解密的发言人长达7年时间。在阿桑奇被捕的同时,维基解密在含有https的加密网站https://file.wikileaks.org/file/上公布的档案依然可以完全打开。这些海量文件中包括多份与中国政府互联网审查的记录。在当下中国政府强化网络安全、步步收紧互联网内容审查的背景下,这些记录了相当丰富的操作指引,凸显了中国庞大的互联网内容审查机制是如何准确而高效地运作的。

哪些内容会受到监控?

这些记录中,编号229878的是一份有关中国政府和黑龙江地方互联网宣传领导小组办公室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所下达的日常具体指令表格。

从4月1日到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当天,网宣办值班人员基本每天都会就具体内容指令各大门户、新闻网站和其他论坛等遵照执行。表格共分为6列,分别为序号、指令发布时间、指令发布者、指令内容、处理结果和处理时间或回复时间,详细记录了一条指令从发布到处理完毕的详细进程。

而从指令所涉及关键信息的种类看,主要可分为如下4类:

第一类:政治敏感事件,如拉萨3•14骚乱后,中国政府严密监控和统一对达赖喇嘛的宣传。北京时间4月1日的一则通知要求“推荐转发的系列视频纪录片要及时充实到各网站‘拉萨3•14打砸抢烧事件’专题中,并在首页、新闻中心的视频专区中重点推荐。”
 
第二类:中国领导人个人言论和活动,如6月10日晚19时20分的一条记录命令各大网站转发新华社播发的新闻通稿《胡锦涛向失事直升机遇难人员表示沉痛悼念“5•31”失事直升机已找到》等。事实上,中国政府显然是有一套确定的等级次序逻辑的。 

第三类,涉及外交关系,如当年因为法国在“藏独”问题上态度,中国民间一度掀起反法浪潮,同年4月19日网宣部门下达要求,“请各地各网站继续加大力度,删除煽动闹事的不良信息,不报道‘焚烧法国国旗’等过激行动,删除恶意辱骂法国总统萨科奇等过激言论”。

第四类:敏感社会问题尤其是群体性事件。事实上,中国政府对一些社会事件所进行的舆论转向也保持相当的警惕,并对一些借机攻击中国政府和中共执政政策甚、政治制度的言论,同样会采取断然措施。比如6月26日有关中国成品油调价的内容,网宣部门指示,“对借成品油调价攻击党和政府、煽动群体性事件等有害信息要即时、坚决予以删除。”

除此之外,一些其他舆论热点或者中国政府力图推广的“正面舆论导向”内容,也会成为指令中涉及的具体内容。最晚不过2007年,中国政府已经开始构建自己网络内容审查监管队伍,即俗称的网络监督员和网评员等。他们既包括义务的也包括有报酬的,时刻密切关注舆论热度的走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