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去楼空 鹤岗房价暴跌折射东北顽症

+

A

-
2019-04-15 09:23:38

鹤岗煤矿曾发生过多次爆炸事件(图源:新华社)

1/1

习近平曾于2018年9月份考察东北三省(图源:新华社)

2/2

振兴东北,是温家宝提出的国家战略(图源:中国地质大学官网)

3/3

2007年5月5日,位于辽宁的东北老工业基地-鞍山钢铁集团公司(图源:VCG)

4/4
上一张 下一张

黑龙江省东北部一个小城市鹤岗的房价暴跌让曾经辉煌“共和国长子”——东北三省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作为中国的重要工程“振兴东北”,如今却光环尽失甚至“落魄”,令人唏嘘。

北京时间4月15日,与俄罗斯交界、位于黑龙江省东北部的一个小城市鹤岗因房价跌破每平方米1,000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9美元)、最低房屋总售价仅为3.8万元。而相较于曾经门庭若市的过往,如今“人口流失”“经济萧条”“人去楼空”。更有数据显示,中国房价最便宜的城市基本都集中在东北三省黑龙江、吉林、辽宁三地。

社保穿底之后楼市价格再破心理线

长期来看,房价能反映一个城市的经济活力。据统计,中国房价最便宜的城市基本都集中在东北三省,即黑龙江、吉林、辽宁。鹤岗作为一个整体比较贫穷落后,人均GDP才2万多元,且是一个人口增长率为负的城市。

人口急剧下降是导致鹤岗房价下跌的最终原因,而中国国家发改委近期以行政指令要求地方政府放松户口控制,也似乎印证了这一点。而人口流失不仅仅存在于鹤岗一隅,从而也影响到东北经济。

有消息称,黑龙江几个大城市哈尔滨、齐齐哈尔、牡丹江、佳木斯,除了哈尔滨还有点人口流入,其余城市都在流出,鸡西、鹤岗等几个煤城也在空心化。

2015年1月英国《经济学人》在一篇题为“东北再度告急”的文章引用中国国内某大学的一项研究结果指出,东北地区每年人口净流出200万劳动力。

东北经济一蹶不振之后牵动舆论神经的还有社保“穿底”。《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显示,黑龙江省累计结余欠账232亿元。尽管可以预料,中国中央财政会给予黑龙江以财政支持,但是自身造血功能不足,仅靠输血不能长久。

更令人担忧的是,社保“穿底”以及东北人口严重流失两相作用,东北三省经济下滑也就不足为怪,而且很难从根本上解决。

“振兴”15年都未解决的顽疾

然而上述问题只是现在呈现的表面化问题,“振兴东北”自中国前总理温家宝2004年将其上升为国家战略之日至今十余年,为何东北三省GDP近几年屡屡垫底?

历史原因造成的“不作为”“乱作为”。作为中国1949年建国后最大的老工业基地,东北地方政府一直习惯于计划经济时代的执政方式。在固化的思维中,形成了一批反对改革的保守派。

最为典型的特例就是2018年1月,中国中诚信集团创始人毛振华控诉黑龙江亚布力度假区管委会过度“检查”民企,当地政府给民企发展“添乱”的言论在中国舆论场引发对东北营商环境的讨论,舆论一度发酵到中国总理李克强出面表示“要优化营商环境”。

然而,东北的衰落不仅是上世纪90年代中共政策的影响,也是其地方政府长期浸染的保守思维所累。晚于东南地区开放的东北或许的确需要破除体制机制的弊端才能振兴。

中国国家层面对东北的宏观扶持,一直无法转化为经济社会微观层面的良好营商环境,以至于“投资不过山海关”渐成铁律。政府官员也习惯了“不作为”、“乱作为”、“依靠中央为旧账买单”。

时任黑龙江省长陆昊痛斥“少数害群之马”侵害民营企业的行为,“破坏黑龙江发展环境、公然挑战全省人民共同利益的行为,必将受到法律和正义的严惩”。

概而言之,中国东北地区经济之所以屡振而不兴,最主要的原因是官僚系统的问题,各级官员的“不作为”才是制约东北振兴的最核心原因。人为管理问题不解决,再好的规划也只是纸上谈兵。

南官北调的“换血”

近期以来,中共在东北三省一把手的调任问题上,可以说是一个有意的试行。即从中国南方经济活跃省份抽调官员赴任东北三省,来为当地的改革发展提供经验。

2019年以来,东北三省至少迎来三位“南方系”官员。其中包括上海市副市长周波任辽宁省委副书记、湖南省副省长陈向群任辽宁省委常委、西安市市委原书记王永康调任黑龙江副省长。

此前还有江苏省原副省长张雷任辽宁沈阳市委书记、从重庆副市长转任辽宁副省长的陈绿平、曾任职中共黄浦区委书记的王文涛出任黑龙江省长等等,近几年来已经有一批省部级官员调至东北三省占据东北政坛。

有观点认为,南官北调的政坛现象背后或是中国在管理系统的根源上解决东北经济长期低迷的本质问题。当然,这种新的尝试若根除官僚系统的懈怠,彻底清除“无为”的状态,或许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苏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