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逝世30周年 人生最后七天经历被披露

+

A

-
胡耀邦生前最后留影(图源:VCG)

2019年4月15日是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30周年纪念日,约20名其亲属前往胡耀邦之墓所在地,江西共青城祭奠。

综合媒体4月15日报道,参与今次纪念日祭拜的胡耀邦亲属包括长子胡德平王豫颖夫妇、次子刘湖王扬子夫妇、三子胡德华洪晓平夫妇、女儿李恒刘晓江夫妇。 

据称,胡耀邦安葬地江西共青城以及家乡湖南浏阳,同期举办纪念仪式和研讨会。 而在4月12日,北京胡耀邦故居举办了私人追思会胡耀邦之子胡德华、《炎黄春秋》前社长杜导正、《人民日报》前总编李庄之女李晨等出席。 

杜导正在追思会中表示,胡耀邦是五四精神“民主与科学”的实践者,“这个口号没有过时,实现它们,中国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大致同一时间,中国互联网上一篇胡耀邦之女李恒(曾用名李满妹)回忆胡耀邦的文章也流传开来。这篇文章节选自李满妹的回忆录《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

李满妹,1952年生于四川南充,随母亲李昭姓,因此取名李满妹,后改为李恒。

文章讲述了胡耀邦人生中最后7天所经历的种种。

1989年3月下旬,胡耀邦从中国南宁前去北京参加中国六届人大五次会议。在此之前他曾在湖南生过一次病,身体一直不太好。

4月7日晚,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知其去开会,虽然他感觉不舒服,但还是答应去开会。

4月8日,胡耀邦差5分钟9时进入会场时,所有与会人员已到齐。会议开始没多久他就感到胸闷、心慌、头昏、腿软,但仍然坚持。在花了40分钟读完一份文件后,时任中国教委主任的李铁映开始发言。

这时胡耀邦胸痛异常,呼吸困难,他感觉撑不住了,于是举手请假。当时坐在其对面的政治委员们都看到他面色苍白,有人问“耀邦同志,是不是不舒服?”

胡耀邦称,“是呀!可能不行了。也许是心脏的毛病。”坐在其身旁的秦基伟和服务员扶住了他,胡启立嘱咐他不要动,同时马上呼叫医生和急救车,还问“谁带了急救盒?”

时任中国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连忙递过一盒,有人接过药盒把一片硝酸甘油放到胡耀邦嘴里,并嘱咐他吞下。

大约十多分钟后,中南海和北京医院的医护人员赶到,随后组织抢救。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改到中共中央书记处办公的勤政殿继续进行,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留在怀仁堂指挥抢救。

当天政治局会议在上午11时30分结束。会议结束前,温家宝来到会场通报抢救诊断情况,“心脏下壁和后壁大面积梗塞,病情危重。”

当天下午15时左右,胡耀邦病情基本平稳,后转入北京医院全面检查,发现磷酸肌酸激酶为正常人的十多倍,膀胱充盈却无尿排出。

4月9日,胡耀邦睡醒后烦躁不安。

4月10日,胡耀邦导尿完成。当天下午他病情开始好转,烦躁减轻,并能进流食和卧床大、小便。李鹏、杨尚昆、彭真、宋任穷等,分别来到病房探视。

邓小平和王震派秘书到医院看望,陈云、徐向前、聂荣臻多次打电话了解其病情。李先念也从上海打电话慰问,邓颖超还给他写了慰问信。

4月15日是胡耀邦突发大面积急性心肌梗塞发病的第七天。这天他心情特别好,家人帮他在床上洗了脸、漱了口,还喂他喝了些西瓜汁。

突然守在胡耀邦身边的胡德华发现心电监护仪上绿荧荧的心电图波形突然急促地跳动起来,心率从每分钟60次一直往上升,70、80、90……

值班医生看了心电监护仪后表示,“没事儿,以前也有过这种现象。”

当胡耀邦心跳每分钟达到110次时,心率开始逐渐减慢,一分钟后恢复到每分钟60次的频率。突然心电监护仪的心电波形耀眼地一闪,便化作了一条碧绿晶莹的水平线。

与此同时,胡耀邦在床上痛苦地大叫一声“啊!”,头部猝然转向一侧。等医护人员赶来急救时,胡耀邦已经去世。其逝世时间为1989年4月15日早上7时53分。

中国中央电视台原文艺中心主任,高级编辑,导演,词作家邹友开听到这个消息后,写下了一首诗,“欢乐你不笑,痛苦你不哭,撒给大地多少绿荫,那是爱的音符。好大一棵树,绿色的祝福,你的胸怀在蓝天,深情藏沃土。”

后来这首诗被谱成曲子到处传唱,即今天的《好大一棵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凌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