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万孩子因此改变命运 北京做出明智决断

+

A

-

发展的车轮滚滚向前,中国迎来变革的关键阶段。数千万中国家庭翘首以盼的户籍改革和公共服务均等化终于到来,2亿多城市漂泊人口的焦虑和不安得以减轻,无数中国家庭和孩子的命运将因此改变。 

4月8日,中国国家发改委对外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其中不仅表明要大幅度开放户籍限制: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下的大城市全面放开放宽落户限制,500万人口以上的特大超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而且强调推动未落户城镇的常住人口平等享有基本公共服务:2019年底所有义务教育学校达到基本办学条件“20条底线”要求,在随迁子女较多城市加大教育资源供给,实现公办学校普遍向随迁子女开放,完善随迁子女在流入地参加高考的政策。

这一变革几乎拆除了1958年以来存在61年之久的户籍壁垒,将人们期待已久的迁徙自由还给中国人。中国政府为何要在此时推动如此巨大的变革?加快中国的城市化步伐,释放被落后制度束缚的发展活力,增强中国经济更上一层楼的动能,应该是北京加快此一变革的考虑。另外,消除民怨,释放民怨,满足数亿中国人对美好生活的期待,或许也发挥了临门一脚的作用。

开放户籍,孩子们可以迎来更好的教育,更健康的生活(图源:VCG)

众所周知,今天的中国有2.4亿流动人口,他们在各大城市打拼,为所在城市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但十分不公且可气的是,他们享受不到户籍市民的福利,不少外来人口的子女无法在父母工作的城市读书,只能回到老家,被迫忍受父母与子女的分离。无数中国家庭和孩子因此受到心理和情感的伤害,其中积攒的不满和怨气可想而知。

即使随迁子女能够在父母工作的城市读书,也往往会面临各种各样的政策性障碍,如工作年限、交社保年限、稳定住所、纳税证明等等,有时还要向学校缴纳高额的“赞助费”。外来人口要让孩子在自己身边读书,少不了找关系、走后门,跨越一个个门槛,这里面包含的痛苦与烦恼不言自明。

有多少中国孩子受户籍壁垒的影响?中国教育部于2018年8月发布的2017年教育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义务教育阶段城市随迁子女和农村留守儿童数量分别为1,897万人和1,551万人,合计达3,448万人,这里面还不包括没有上学的孩子。由于入学壁垒太多,不少孩子读完小学、初中即不读书了,选择和父母一起打工。有数据表示,受父母流动影响的孩子接近1亿人。

必须说,壁垒森严的户籍制度给无数中国孩子带来伤害,让他们的命运变得更糟。有的孩子本来能读高中、上大学,但由于城市入学难,农村留守无人管,而选择辍学,像他们的父母一样成为低端打工者。更可悲的是,有些孩子自杀或被侵害,有些则走上犯罪的道路。据统计,中国留守儿童犯罪率占未成年人犯罪的70%,并呈上升趋势。如果这些孩子像城里正常的家庭一样,在父母身边读书、生活,他们的人生一定会有更正向的发展。

户籍制度给一两代中国人带来的伤害已经客观存在,恐怕无法消除。现在中国政府决心废除落后的户籍制度,还给中国人迁徙自由,将城市福利平等惠及所有常住人口,算是做出了正确而明智的选择。

虽然据中国住建部《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数据,城区常住人口超过500万的十个特大城市:武汉、重庆、天津、成都、东莞、南京、郑州、杭州、长沙、沈阳(不同的统计数据或有不同的城市入选),和城区人口超过1,000万的四个超大城市:上海、北京、广州、深圳,还不能自由落户,但只要它们做到“常住人口平等享有基本公共服务”,向外来随迁子女开放公立学校,在这些城市打拼的数千万父母和孩子仍能从中获益。

少年强则中国强,中国不应该再有影响孩子读书的制度性障碍,不应该再存在农村留守儿童,让他们回到父母身边读书、生活、成长是这届中国政府要解决的大问题。既然利国利民的好政策已经出台,中国各级政府没有理由不认真落实,改变数千万孩子的命运,改变中国的命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苏天泽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